乌犀

打了很多字最后又删掉了。

绸缪


写给花花《媒妁之约》的长评,本来今晚说要开车,只是现在无论如何也都没那个心思了。

当年第一次看媒妁的时候这篇已经更了很久了,还能特别清楚的记得自己躺在那个海港旅店的顶楼里听着潮一边慢慢翻完了当时更的所有的部分。结尾处停在寒枝佯装恼怒对唐天枭说,你娶我不就是因为喜欢小的。从此便没了下文。如今再一次看到那里看到那句话看到之前的八十八箱陪嫁的婚礼,看到寒枝战战兢兢跨过火盆把自己交到唐天枭手里以为找到了一生的托付的一瞬间,眼泪就绷不住的下来了。

但为君故。唐天枭这么说给了寒枝听,多么好听的一句话,因为是你的缘故。骗得寒枝觉得从此自己是被人放在心尖尖儿上疼着爱惜着了。他早就没了娘,师傅也抛下他走了,天大地大最后也只剩下唐天枭。他是他丈夫,可以依赖一生的人。寒枝问他是不是可以举案齐眉白头到老,唐天枭回答了什么?也许曾经是,只是到最后无论如何都没了机会。若真的说起来,又算不得骗。唐天枭是真的疼爱过他的,哪怕他心里头的爱只那么一点,也足够把寒枝烫的暖和起来了。

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寒枝这名字本就孤独流离。一辈子对他好的总是很快就流走,由不得他去争取。他以为唐天枭是他的天,到头来却被逼到不得不恨的地步。一句但为君故他记了多少年。有多爱,也有多恨。一直觉得他整个人都是空的,心里头有爱有欢喜的时候才填满了一点,剩下的都是空落落。花花说他身世浮沉雨打萍,确实如此,他一直是一个人,从开始到结束。哪怕唐天枭曾经短暂的在他身边停留过,也不过是过眼云烟。

寒枝曾经得到过什么呢,每个人对他的好都只是一点点,用完了就没有了。大婚过后唐天枭对他的百般宠爱最后也成了利用。夸左阿诺甚至都没有正眼看过他。忍冬对他的好,也只是另有所图。寒枝身体里有百般毒,来自形形色色各式各样的人。可他偏偏最后成了补天,想的还是唐天枭。

都是痴缠。

他的丈夫始终没有来接他回家罢。

想起来佛心蛊的那句话:人生可逃,怎么逃,苍天饶过谁的真。寒枝一开始的路就已经被注定了,哪怕他不甘愿,也被跌跌撞撞推上了绝路。推他的人有许多,然而也不多。其实只一个唐天枭就够了。

要得到想得到的,就得失去已拥有的。不晓得唐天枭想起来寒枝一开始赖在他怀里午睡的样子,会不会后悔。然而即使后悔,他也依然会这么做。有什么分别呢?他要的太多,寒枝给不了。寒枝能给他的只有爱,唐天枭却未必想要。寒枝一步一步被逼到鬼门关,想的还是自己如今不太体面,见不得唐天枭。他是个傻孩子,从来都是,懦懦弱弱的,怎样也长不大。无论吃了多少苦,总还天真的以为自己有朝一日能回到那座唐家大宅里头,再做一次凉拌朝天椒给丈夫吃。

然而却不记得自己都已经面目全非了。

寒枝太细瘦,然而却背负了自己承受不了的重量。他一直在为了唐天枭而活,而不是自己。他留念过往的枭鹰,却不曾想那么多负担压着他,他又如何不折呢。

唐天枭,既然是枭鹰,又怎么会甘心孤立寒枝。在位越高,越想更高。九天之上还有九天。然而他只是枭鹰,并非金翅大鹏,飞不上九重天。于他而言是寂寞寒枝不可倚,然而除了寒枝他其实一无所有。

这个故事没有一个人得了好结局。寒枝太傻,唐天枭又太精明,夸左阿诺是恨的太多,忍冬则是缠得太死连自己都看不清。唯一勇敢的是梨香,却也只得了死前的片刻荣光。其实一代又一代,恩恩怨怨总也无休无止。可怜的还是李念尘和唐简,命途多舛,不得人爱。想起来李念尘说,嫡母不在,她及笄的时候谁来给她簪发呢…

怕是不会有人来了。

寒枝因为两夜噩梦将自己赔进了一场醒不来的噩梦,不过幸好,结局他自己还能选得。苍穹之下,他信他的丈夫会给他报仇。幸好,他看不到唐门庶族的覆灭。起码最后在他眼睛里,唐天枭依然是隐忍的活在这世上的。

于他而言,这是幸福。

父母之命,媒妁之约。结缔了婚约,便是一辈子的良人。寒枝没有爹娘,他只记得他的丈夫。他嫁进了唐家,从此就是唐家的人。唐寒枝,这个姓陪着他一直走到了最后。

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圆满。

只是,最初夹在话本里的绿绣球花,唐天枭早就已经不记得了。


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绸缪束刍,三星在隅。今夕何夕,见此邂逅?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

绸缪束楚,三星在户。今夕何夕,见此粲者?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

一首古时候贺新婚时候唱的歌,很喜欢那句“今夕何夕,见此良人”收录下来放在这里。大概这也是寒枝最初也是最终的想法吧。无论如何,唐天枭的那句“但为君故”起码是用心许了诺的。只是最终没办法做到白头偕老罢。

如此看来,媒妁比起一炮更让人难过些。好比鲜艳夺目的红盖头终究染了血,曲终人散,也只得无可奈何了。

记录几个记忆点


奈德第一次去纽约日报找菲利,当菲利转过头来看他的那一刻蓝眼睛里头亮的好像太阳。 那时候心里的赞叹终于和奈德同步:“You're very cute .”


他们第二次在奈德家做爱之后相拥着躺在床上,奈德给菲利讲自己唯一一次和女人上床的事儿。而菲利则一直在轻轻的笑。最后那个吻落在奈德脸上,觉得菲利的满足感像得到心爱玩具和糖果的孩子。满心满眼都是欢喜。


整部剧的第一场葬礼。布鲁斯赤着脚一直走进海的深处,水淹没了他的小腿。其余的人穿着黑西装站在他身后的沙滩上。夕阳正在落下,而布鲁斯则抬手扬起了那一捧骨灰。 缄默无声的告别礼。


汤米在葬礼上泣不成声:“他们就是不喜欢我们。”


海边的度假小屋,奈德说你没抗争么?菲利说谁说我没抗争,那些不像你期望的那么坚强的人要怎么办。奈德说我很怕软弱,所以我一直抗争。我父亲就是因为软弱所以一辈子什么都没做就那么去了。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我能做到别人却不行。 我不知道那一刻菲利在想什么,但是之后菲利给奈德看自己脚上越来越大的血块证明了他有多绝望。 想起来李碧华在霸王别姬里头写的那句话:“人纵有万般能耐,终也敌不过天命。”


布鲁斯的第二个男朋友死了之后他和奈德在酒馆里买醉,整个人都崩溃一般。最后他埋在奈德怀里说出的一句:“Oh God.”声音沉重的近乎窒息。 他已经心碎了。


奈德回家看到摔倒起不来的菲利,那么瘦几乎没有人样的菲利。他们争吵然后奈德摔掉了能摔的一切东西。他那么生气,但他最后还是在菲利怀里哭了出来。 恐惧失去,自我厌恶,还有脆弱。 哪怕他讨厌软弱,但是却逃不过软弱。 这是他抗争不过的命运。


奈德对菲利说下周我会去参加耶鲁的同志周,你会跟我一起去。
心里头咯噔一下,因为直觉知道菲利注定活不到那么久了。


他们在病房里宣誓结婚。菲利睁着自己玻璃般的蓝眼睛痴迷的看着奈德,看着他的Alexandria,看着他的 greet true love.
我相信他愿意付出一切只为了活下去。


耶鲁同志周的奈德孤身一人坐在台阶上看着相拥的情侣们。
他擦去泪水的那只左手上套着和菲利的结婚戒指。
但是菲利已经不在了。

确实是用平常心看完了这部电影。
然而却在此后的十几个小时里无比心塞。
The normal heart.
其实是尽人事听天命了吧。
还有,哪怕相守会太迟,相爱也要尽早。
“没有时间了。”

路过北城天街记得去星巴克坐一下

用了两个晚上看完了北城天街。
三十万字真的还蛮多的哈哈哈。
想说的好像也没什么,只是这次是真的被非天圈粉了。从前看锦衣卫和二零一三觉得他写东西确实有点触动感不过没想过要好好粉他。
但是北城天街还真的展现他的文字功底。
像锦衣卫里头那句特别戳我的“师哥疼你。”在北城里头倒是没有,但是整体的行文却流水落花一般平和舒畅。然而是静水深流,仔细想想有太多的内涵包裹在里头。
他写的不过是一个人的两段半爱情。然而却像是写了很多人。关于爱情观价值观还有同志圈子和社会里的一些事,其实一直觉得同志和异性恋又有什么区别。不过爱的是不同性别。甜蜜有时吵架有时欢喜有时悲哀分离也有时。人总是没有大的分别,感情也一样。
不管在他还是在林泽在谢晨风在司徒烨在郑杰身上有时候会看见自己的一点影子,每个人都有相似之处,关于爱情关于生活。
一直不懂什么叫做爱情,看完了之后也不懂。不过并不妨碍我去感受这样的心情。书里头最大的彩蛋就是司徒烨最后的回归吧。看到他就是意想不到的人真的,怎么说。觉得突然心安了啊。
因为是我因为是你。所以不需要什么理由。也根本没什么理由不是么。
非天的文看的不多,这是最质朴最干净的一部。估计也是他最用心的一部吧,哈。无关性的话很多东西都看起来有了另外的样子。然而性不需要被隔离,它和爱是不分家的。
重要的还是态度吧,认真的去对待,去保持,去理解和包容。可以原谅,却不能忍受被欺骗。不需要什么一生一世说出来,一句“幺儿”就比什么都强了。
是段好姻缘,所以浮萍可以扎了根成了会开花的树。人总是要有归宿的。
突然想喝星巴克了,在那只马德里随行杯里饮下无限续杯的冰水。然后可以天亮说早安。
不,也许还是晚安更合适吧:)